红双喜正胶老球拍 2020-8-23 23:17

价格: 议价
货号: S03585867
状态: 出售
库存: 1
承诺: 7天包退 包到代 规格无误 质地无误 缺陷描述完整
上世纪中叶  规格尺寸:(高X宽)240X150mm   重量:132克
   
  这是一副未经使用的近台进攻型正胶老球拍。据卖者说,是当年由省市专业球队集体预订采购的,不是在文具商店出售的那一种,文具商店出售的那一种其胶皮一般都带商品序列号码等文字。
  如果此说成立,那么我前些天传图的那只红面反胶的也是同样的啦。
  
  这一只是未经使用的新品老货,也不曾受潮或变形开裂。背面底部的轻微磨损是长时间抚摸磨擦导致的,并非是在球台上的击打磕碰。
  红双喜球拍是当时国内最高级的品牌。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进化升级至碳素板之前,其五合板的质量硬度和弹性力度之好,空前绝后,堪称一代经典。
  
  许多老球拍爱好者集藏品牌球拍,并非单纯为怀旧和纪念。换上一副新海绵胶皮,它就是老树新花、再生武器,上台对阵完全不亚于现代大几百上千元的各种国产或进口的知名品牌球板。而且使用起来产生的那种愉悦感很是令人惬意呢!
  
  有此话当年,空手心茫然。儿时欢乐多,球拍伴成年。
  在汽车一四队和车站家属院里,和我在一块打球最多的小伙伴就是蒋全兴了。他的球技比我强,优势于长短结合、灵活多变,我则呆板平直,只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以基本功见长。我俩既是家属院最好的朋友,也是中学的同班同学。两家住一排房,他家在东头第二家,我家是西头第三家,中间隔着十几家大概有四十多米的距离。
  全兴小时候属于乖乖孩之列,脾性温和、平和、谦和、随和,有此几和,人际谐和。
  他父亲是运输公司的文化干事,一体宋体字写的规范大气、英姿勃勃。六九年九大前后,全国每个地市都要兴建一座气势宏伟的“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建筑完成后,高大建筑上门楣上的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九个一米见方的大字,就是他父亲和另一位学校教师的联手巅峰之作。
  耳濡目染,受他父亲教诲,全兴与他姐姐的字写的都很公正漂亮,其妹妹其时尚小,字形还不成体统而印象不深。近朱者赤,我因时常跟他和他父亲学习,其字形笔画也几近公正,算是受过大家指教方正的了。
  我有几副红双喜球拍,其中一副球拍背面全兴写有我小名万春二字以做标记警示,防备被其它小伙伴拿走不承认。有字号为证,一般就没人再会图谋耍赖了。拍子我一直保留到现在,后来参军在铁道兵第十师四十八团服役期间,母亲将我喜爱的玩具收在家里的柳条箱子里保存着,两个弟弟都不善打乒乓球(二弟喜欢习武,三弟则是个溪头卧剥莲蓬的货色,小伙伴所长他所短,小伙伴所短他所长),所以几副球拍都没有丢失。
  母亲也知道红双喜球拍是最好的拍子,因为我姐姐在文革前的六五年,获得过菏泽县中学乒乓球赛的女子单打亚军,奖品就是一副红双喜牌球拍。
  在我退休前的十余年里,就是用这些老球拍在政府办公楼的六楼,我的办公室门前,用我和委办公室秘书郭宝峰及对面办公的同事刘军一起置办的球台锻炼身体、增加乐趣的。

  全兴家就他一个男孩,上有一姐春华,下有一妹春玲,家中大小碎事零活,尽属姐妹担当顶扛了,都与他无关。其闲散优裕令家属院众小伙伴们咂舌羡慕。而我则兄弟三个,姐弟四人。旦凡挎篮赶集、买米买面,挑水拾柴、洗衣做饭,都是我这男孩中老大的事。所以,平时我比全兴忙碌的多。我找他,一找一个准,而他提留着球拍来找我,则每每扑空。
  扑了空,他也处置安然不着急,横着小曲、吹着口哨到处转悠,东走走、西看看,随遇而安。碰见大人小孩让他搭手帮忙做点什么事,他也从不拒绝,与人方便、顺势而为,很受大家喜欢。
  而一旦看见我,就大呼小叫的拉着就往布有球台的四队会议室走。没说的,搬开连椅、上阵挥拍,一打就是七八大局(小局十一分,大局二十一分),直打的高潮迭起、兴趣盎然,酣畅淋漓还不觉尽兴。时常是临走忘了挂在墙上的衣服和东西。等走在路上甚至是快到家了才想起来时,两个人则以包袱剪子锤论输赢,谁输了,谁回去拿东西。一出手我赢了,他直呼:“咱是三打两胜”!等我连输两次,他喜笑颜开、眼看我无可奈何的往回走,他则靠墙根依着,静等我归来。
  而等下次再包袱剪刀锤他首次赢了,我也说咱是三打两胜时,他则:“不能拾人牙慧,你事先没声明嘛”!一锤定音,力逼我回去拿东西。念及他平时的的诸多优点和勤快,我便逆来顺受、不再与其争辩,听他调遣了事。
  每每如是、往复轮回,两人互助互补、心照不宣,多年一贯制.........
  有时他找我不在家,适逢我母亲烧火做饭,他立马坐下来:“姜大娘,我给你烧火”,左手拉风箱,右手往锅灶里填柴,一副懂事有眼神的乖乖孩模样。孰不料他妈妈在几十米开外的家门口正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盯着他看呢:这小子在家不会干活呀?
  因我自幼习水,时常去城墙海子和家属院对面的小河里摸鱼捉虾,又加上胶东人的饮食习惯尤善食腥,我时常于下午放学后到家属院后面马路对面的蔬菜公司门市部去买几斤碎带鱼或小黄花,所以家里不断鱼虾腥气。即便是在生活困难时期,家里也不断有些小炸鱼贮存,以辅助佐食玉米面和地瓜面掺杂少量白面混蒸的窝窝头。
  旦凡有些荤腥,母亲总是不忘给全兴留出一点来,喊他来看着他吃下去才开门放他走。家属院是东西通透、两头都有南北通达的小路,人来人往不断人,脾性随和的他拿着东西出门吃,恐怕是三条鱼也吃不到一条,嘻嘻哈哈中就被人拥搂着给和谐了。
   ........
  章诒和女士有著《往事并不如烟》!书名直白告诉世人:往事是不能忘却的!思想之辈,多是记旧念旧、思索质疑旧事之烈女士子。

  先是我参加工作进到地区机床厂,三百多人的厂子,仅大城市分配来的大学生和中专生就占了一半,再加上转业退伍军人,当地人几乎没有多少,就地招了一些学徒工也构不成地域文化气候,所以,地区级企业真个是文化氛围开放兼容,天高地阔,人才济济、五湖四海。
  全兴后来参加工作到了菏泽县地毯厂。县级企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当地人,称兄道弟哥们好,拍根二两的黄瓜也下三斤酒!
  记得在上世纪文革后期的七二年,因落实政策,被迫下放到偏僻地市改造的大城市人陆续返回原地,于是老家属院的房子有了空余,全兴的父母为孩子争取了一间房子。这间房子在我家前排,正好就在我家正前面,后窗户对着我家的门。这房子自然也就归属了男大当家的全兴了。于是他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而他的工友则几乎每天下午下班后都来他家聚会喝酒,“穷人日子酒当家”嘛!
  当时我住厂很少回家,时值盛夏,偶尔回去一趟,一进家属院我家居住的那一排,就能听到老远传来大呼小叫的猜拳行令声。进门时回头侧视,全兴家窗户里边昏暗的灯光下,几个光着膀子的年轻人酒劲正酣、烟气熏腾,一片热闹的市井态势........
  进的家门,母亲问我:“你们厂子没有这样的吧”?我赶紧回答:“没有!都是外地大学生、中专生,惦念父母、筹谋家室,都过的很矜持呢!有几个当地学徒工也老实的可怜,喝回酒都躲到离厂老远的农民家里去,哪里敢在人多的地方闹腾”?
  一方水土一方文化!多好的儿时玩伴和同学,参加工作没有得到思想和知识的提升,反而坠落进了狭隘多难、低俗平庸的井底里啦。
  全兴的遭遇,不是个别现象,从整个地区汽运公司的子女们来看,凡是参加工作被分配到菏泽县去的,无一例外、无一幸免,全都是像回到了偏僻狭隘的农村,面对的全是七大姑八大姨、称兄道弟的迎送往来、陈规陋习。及至退休,退化为村姑庄妇、街道二大爷,工资少得可怜,交际多的白头!出门就是:“明天到我家玩玩”!菏泽土语话“玩玩”就是喝酒。

  再以后,全兴凭借他聪明的本质才能和在天津学习积淀的技能功底,他有幸于改革开放时期做了一段时间地区第二毛纺厂厂长杜荷法的助理。可惜了,好景不长,正当一展宏图、绽放才华之时,在一次酒后骑摩托车回厂途中,被仓房一带的农户铲土车挂倒在现在的菏泽大剧院西路口,死于非命.........

  
  苍天不公!好人不长寿。全兴之死,令人愤恨莫名、扼腕叹息,天不假时年,致英才早逝!
  
  以此贴传此文字,算是睹物思人,纪念我少儿时期的伙伴和同学蒋全兴。
  还有些事体一时记忆失全或忘却,需要写出来纪念逝者风貌才算大致有个轮廓,等有空再发贴时再做叙述。

友情提醒:为保障您的利益,请使用 安全中介服务 进行交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商品评论

暂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盛世

关闭

精彩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盛世收藏网论坛APP
盛世收藏网论坛APP

QQ|Archiver|盛世收藏网 ( 京ICP备10017546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2689号  

GMT+8, 2020-9-30 15:03

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服务电话: 400-813-9977

论坛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