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个人专场拍卖场次预约
玺印录书 玺印录书

老钢笔 2019-1-6 23:46

价格: 议价
货号: S03520653
状态: 出售
库存: 10
承诺: 7天包退 包到代 规格无误 质地无误 缺陷描述完整
上世纪中后页产品  统一制式
  前前后后,这些年收集了不少新老钢笔,有英雄、永生、金星、长虹等好几个牌子。随收随送,剩下的倒没几只了。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济南开户买卖股票,顺便将50年代生产的粗杆大笔头的金星拿到济南解放桥附近去修理。师傅说,要等配件,需将笔放在他那儿。
  可等过了一段时间再去取时,他说找不到了:“可能是别人拿错了,赔给你100块钱吧”!没办法,明知是被他讹诈了,有理也说不清了,为了一支破笔争究起来有失斯文,不值当的。
  前几天,因传图永生101,延伸想到了还集藏剩下的几只,就一并拍照传图了。
  一支老笔,对爱好书写的人来说,真的很重要。四十多年前我应征入伍,临走前的一天晚上,我父亲的青岛老乡,纺纱厂的郑伯伯和他妻子骑自行车于夜色下的寒风中跑了几十里路专程来汽车站家属院看我(后经查日记,是1972年12月6日),特意送给我了一支英雄钢笔做鼓励纪念。
  后来这支笔一直伴陪我写信写笔记。74年夏天,营地在陕西的旬阳鲁家坝,在连队从车上往下抱氧气瓶时不慎将钢笔挤压碎了(记得因此还写了一篇日记记述这件事,有空我翻翻笔记本看能否再现几十年前的往事)。
  想着以后有机会再修理好,当时就用纸包起来放到了一个地方,因工作太忙时间一长也就找不到了。至今我引以为憾,总觉着对不起郑伯伯一家.......
  后来郑伯伯退休后以工程师的资格应聘到彭丽媛的家乡郓城,在乡镇纺纱厂做技术指导工作,期间积劳成疾病逝在了当地。再后来郑大娘和孩子们一家几经磨难,终于又回到了故乡青岛。
  她们工作的纺纱厂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从青岛整体搬迁支援到落后地区的菏泽的。现在那家厂子的青岛人几乎都走光了。留守的没几家了,有留守的也是因为和当地人通婚或者是孩子在当地工作也与当地人通婚而无奈留下的。
  厂子昔日的辉煌已经远遁,剩下的一点余辉业已星火燃尽。后几经改制变动,现在更名为银河纺织厂,业已满目疮痍、物是人非了,只留下了一座让人记忆的旧址。让熟悉那段历史岁月的人仰天长叹、望厂悲歌,心宇间充满了凄凉........
  嗨!一提起往事,难免心起涟漪、泪眼婆娑。倏忽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饱受艰难困苦和屈辱的老一辈死的死了、走的走了,剩下我们这第二代也已满头白发、双眼昏花,步履满姗、老态龙钟了.......
  还好!不幸中万幸,在为国家尽忠、替单位尽责、给父母尽孝后,虽伤痕累累,但终于全身而退。于离别60年后,携妻子儿女全家又回到了生我养我的老家。
  尽管全家东归是以付出了孩子们的离职离岗为代价的,但全家义无反顾、亦然决然!哪儿的水土都没有胶东老家的水土养人!家乡有谚语:千苦万苦、不离乡土,千难万难、不离龙山,家乡一方水土好、人文好!这是无需置疑的。孩子们虽然出生于异地他乡,但骨子里承载着东夷人的基因,热血中流淌着胶东人的元素。
  回祖籍老家算是父母和我及子女三代人坚定不移的共鸣共识。因为老少都认识到了:再在中原呆下去,不出三代恐怕就成了那一方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了(我二弟在一次做客当地电视节目时就曾允许主持人以“土生土长”来喻化他自己。他以为在当地出生,就是土生土长了,我完全不满意、不苟同他没有根的概念)。在那块虚伪野蛮、尔虞我诈,偷盗成风、人人说假话的地方工作生活,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你不变坏都对不起那块刘鹗先生考察栖息后感喻为盗骗成风的肮脏天地!想想那是极可怕的。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回首西望天边月,一路乡愁万事哀。
  原谅小子我插科打诨的篡改古诗又胡咧咧了吧!旦愿菏泽人也不要对号入座,“病树前头万木春”!你们家乡放了一个天大的卫星!因为一个女人改变了一个地区的地位品级和丑陋面貌!空前绝后啊!说句官场话:“这个你懂的”!
  穷乡僻壤吃拥饭的贫瘠之地,在一夜之间因突兀其来的名气晋升而自喻为三线城市(上世纪50年代初,父亲支边支困第一站的大运河重镇、古老的济宁市都不曾以三线城市自喻而羞愧难对),你们的梦可真是做大了。三呼万岁!感恩去吧!莫闻过变脸、恼羞成怒,快弯腰拉衣襟盖住那双哆哆嗦嗦、细弱瘦病带有皖北、苏北、豫东北、鲁西南蛮荒地域烙印的残腿吧!
  我这儿想说的是:世情道德江河日下之时,有谁还记得或理解“上青天”三大沿海城市上千万个支边支困人曾经的屈辱峥嵘岁月!我为父辈鸣不平啊!
  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鼻祖列宁有句: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上世纪根据东北的韩志君先生大作《命运四重奏》章节改变的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里有句经典唱词:眼里含泪哭不出!“上青天”的几代人都是这样!支边支困出去的人绝大部分将身躯和灵魂都留在了异乡他地。是心底悲伤之泪流干了的哭不出!是屈辱悲愤,也是徒伤无奈.......
历史铸成千古恨,豪言壮语慰痴人。荒山野岭啼哭声,抹泪不碍再发愤。

友情提醒:为保障您的利益,请使用 安全中介服务 进行交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商品评论

1万

帖子

367

关注

374

粉丝

Rank: 18Rank: 18

凹凸社

发表于 2019-1-7 20:10: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池砺 于 2019-1-7 20:21 编辑

莫忘记了:

http://bbs.sssc.cn/thread-8887525-1-1.html
qq:22385548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帖子

367

关注

374

粉丝

Rank: 18Rank: 18

凹凸社

发表于 2019-1-10 08:18:32 |显示全部楼层
复网友暂存:

本帖最后由 剑池砺 于 2019-1-10 08:15 编辑

澹泊敬诚 发表于 2019-1-8 22:32
公平的说,做善事没错,但刻薄自己,再去做善事,,没什么意义

你言,简单说是代沟!大了说是偏执。
  刻薄自己做善事才正是有意义的!焦裕禄是,孔繁森是,王杰、门合、大三线建设者都是!收藏界王世襄是!马未都是!见贤思齐,老剑我也是。
  你可以不去做这等善事,但要尊重这些舍己为人的人。任意的轻薄都是浅薄!
qq:22385548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帖子

367

关注

374

粉丝

Rank: 18Rank: 18

凹凸社

发表于 2019-1-15 11:26:02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初始,以二月逆流黑干将称世的谭震林在怀仁堂时曾哭诉:想哭都没地方去!家里有老婆孩子,办公室有秘书警卫.......
  可见,“眼里没泪却想哭”和“眼里有泪哭不出"之句,是确有所指的!
qq:22385548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精彩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盛世收藏网论坛APP
盛世收藏网论坛APP

QQ|Archiver|盛世收藏网 ( 京ICP证080520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2689号  

GMT+8, 2019-9-22 00:20

广告合作|加入我们|服务电话: 400-813-9977

论坛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回顶部